广府 流连在芦荡里的城垣

信息来源:邯郸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发布日期:2018-12-20


 

  找到任意一个旅行社,很容易在当天抵达不同风格的古城,平遥、荆州、丽江……而我必须去祖上的广府,去穿过那个深长七米的门洞,去南大街上的店铺前与我的祖先重叠他们的脚印,去一条名叫“学上坡”的街道探望我家街门上风蚀的青砖,去南城墙根的小路上等待我爷爷回家时手提的灯笼。

  根据我父亲整理的家族记忆,我家先人生活在广府城可记忆的最早时间是在清朝的咸丰年间。而在那之前300多年时,广府城已经是加入了砖石的城垣了,此前一直是土城。明嘉靖二十年(公元1542年),知府陈俎以砖石为墙皮,内里是夯土。据清人所修的《永年县志》载,唐以前,广府的城围周长是6里24步,元侍郎王伟守郡时增筑为9里13步,这个周长一直保留至今。陈俎不但第一次以砖石加固了城墙,并且把城墙加高至三丈五尺,厚度增加到两丈五尺,在东南西北四城门上建城楼、角楼各四座,建铺舍26座以便戍守。

  广府城历史上并未遭受大规模的战争侵害,筑城、固城的目的首先是抵御自然灾害,主要是水患,戍守的意义也在于在观察敌人的同时观察水情的变化。在朝代更迭、城池易手的时刻,作为守备防御的城垣难免经受箭簇兵刃甚至火铳枪炮的洗礼,但是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并不能给即使是夯土做成的城垣形成灭顶伤害,反而是来自自然的灾害力量不断造成城垣的倾覆、坍塌和颓败。在《永年县志》的记载中,自明陈俎之后,这里历届知府、知县几乎每个人在任期间都对城垣、城楼和城池进行过修缮、更新和加固,或坚固城墙,或增加垛口,或抬高垛墙,以至建闸引水,满注城壕。从《永年县志》中间截取一段即可了解当年水患对城垣的严重侵害:“国朝康熙七年,大水浸城,倾颓数处;乾隆五十九年,名水决堤,坏城垣七十余丈;道光二年、十四年,大水坏城,至二十三年又续坍三十余段;”历代官府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不断修城,城内的绅士也纷纷慷慨解囊,仅同治三年修城内土垣就捐钱三万多串。

  追究其历史沿革,我尚且不能得出广府城的前人选择一片汪洋中的洼地建立城池的必然原因。农耕文明时代,得水利者得天下,广府城地处黑龙港流域,自北向南,有沙河、名河、牛尾河、滏河以及漳河故道五条河流流经其疆域,加之历朝历代不断兴修的水利工程,为农耕灌溉、丰衣足食带来了得天独厚的先决条件。在赤地千里的北方,坐拥浩淼,得享江南鱼米之现,才是我的祖先们在洼淀里建城池的根本原因吧。

  广府城的人中间有一个很神话的流传,说在城垣的四角卧有四条金头,每遇大水来临,金牛即发出吼叫,而城墙则会随着金牛的吼叫水涨城高,城内的人因城墙和金牛的存在而临危不惧,可得永久的安详,这个传说印证了两点,那就是广府城的人对水患的惧怕和对城墙的依赖。

  城墙总是可以依赖吗?今天广府城的模样,就是人与水患、与自然较量的结果,直至把城墙较量成一道斑驳而沧桑的风景。

  目前仍健在的广府城人记忆最深刻的一段历史就是1945年8月开始的“闭城门”时期。

  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后。广府城被伪军和顽匪占据,八路军数攻不克,改作长围;匪军则对以紧闭城门,固守待援,竟灭绝人性地连续闭城达700多天,使广府城遭受了空前的劫难。我爷爷家的“振兴永”洋布庄和“中兴石印局”先后遭抢,城里人由饥饿而生恐慌,由恐慌而生绝望。饥饿困顿,人口锐减。当果腹成为第一需要时,什么事情都会发生,城内为数不多的古树的树皮成为主食,于是被迅速剥得精光;昔日威严的殿堂连同古宅院里的明清家具多被拆毁,仅仅是为了能煮开一锅面糊。城垣之内每天都有人死去,我父亲的爷爷奶奶、姑姑、弟弟等一家数人都死于这场劫难。

  兵火,最终毁灭了一个殷实的家庭和一座繁华的古城!

  城墙,城池,变成了协同杀人的恶魔,那时期的人们,开始诅咒这城垣的坚固。1945年至1947年的广府城是一座冷漠的城池,一座无视生命凋零的城池,一座有史以来第一次被盼望其坍塌和倾覆的城池。也许是出于相似的原因,解放后,许多地方像它一样的城垣都被当作罪恶的象征而迅速平毁了。

  但广府城却存留了下来,仅仅由于其特有的拦水防洪功能。今天,广府城已经成为华北地区保存最完整的古城之一,中国北方唯一的旱地水城和世界著名的太极拳发祥地。其悠久的历史、独特的风貌、深厚的文化积淀使之显露出极高的文化价值。世人都知道了它的四大街、八小街、七十二个小拐弯儿,知道了“稻引千畦苇岸通,行来襟袖满荷风”的诗句,知道了来到杨露禅、武禹襄门前寻宗拜祖。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保护 | 免责声明 |

主办:邯郸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地址:邯郸市中华北大街179号 邮政编码:056000
ICP备案:冀ICP19010194号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62号 网站标识码130400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