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堂山石窟 一个逝去王朝的精神家园

发布日期:2018-12-20


 

  响堂山,又名鼓山,绵亘南北,壁立陡绝,是著名的“太行八陉”之一滏口陉的第一道山脉,即是华北平原与山西高原间的天然屏障,也是相互交通的咽喉,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如今,滏口陉的喧嚣早已淹没于历史,而响堂山上的石窟却依然焕发着魅力,令参观朝拜者依稀想见当年风采。

  响堂山石窟分南北两处,相距15公里,共有窟龛30余座,造像4300余尊。北响堂石窟共有大小石窟20余座,其中以大佛洞内造像最为壮观、精美。大佛洞高12米左右,开凿年代大约在东魏晚期(公元六世纪),主体工程的完成在北齐初年,距今已有一千四百五十多年的历史。洞窟结果为中心方柱式塔庙窟,洞窟中央有一根方型石柱,三面各凿一大佛龛,龛内各雕一尊坐佛,是为“三世佛”,塔柱上部与窟壁又设20列龛。石柱上所雕佛像,分别为掌管过去的伽叶佛、掌管当今的如来佛(释迦牟尼佛)和掌管未来的弥勒佛。

  北魏时期,高僧法果提出,“太祖(即魏道武帝拓跋珪)明睿好道,即是当今如来,沙门宜应尽礼。”又说:“能鸿道者人主也。我非拜天子,乃是礼佛耳。”(《魏书·释老志》)就是说,沙门跪拜皇帝,是拜佛,不是拜皇帝,因为皇帝是佛的化身。

  受法果宣扬的这种“帝即是佛”的思想影响,北朝时期开凿的石窟雕塑佛像很多是按照当时皇帝的形象塑造的。北朝另一位高僧坛曜在山西大同武州山下主持开凿的云岗石窟中,最大的五个大窟的主佛便是依照北魏五个皇帝的形象塑造出来的。北魏在孝文帝太和十八年(公元494年)迁都洛阳,又在洛阳西南的龙门山下为孝文帝、文昭皇太后和宣武帝开凿了龙门石窟宾阳三洞。其后,北魏政权分裂为东魏和西魏。东魏建都邺城,政权实际掌控在丞相高欢手中。高欢之子高洋随后逼退孝静帝,建立了北齐。在这一时期,东魏皇帝和北齐皇帝频频往返于邺城和陪都晋阳(今太原),是以在“滏口陉”陉口响堂山一带建造离宫,开凿石窟,造像礼佛。

  根据窟前常乐寺遗址金正隆四年(公元1159年)《常乐寺重修三世佛殿记》的记载,北响堂石窟为北齐文宣帝高洋修建的皇家石窟。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专家认定“三世佛”为对应的形象是高氏父子(高欢、高澄、高洋)了。

  高欢和长子高澄在北魏和东魏时期权重一时,而高洋则逼迫自己的姐夫东魏孝静帝元善见禅位,开创北齐,时年20岁。史载,高洋称帝后,“终践大位,留心政务,理刑处繁,终日不倦。以法政下,公道为先。”尤其在军事上,高洋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功。当时,北方的游牧民族经常南下掠境,于是高洋在天保三年(公元552年)亲率大军北上讨伐库莫奚,缴获杂畜十余万;天保四年(公元553年),北巡北方四州,讨伐契丹,掳获战俘十余万,杀牲畜数十万头。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文治武功的皇帝却有着残暴的一面。他登基不久,便将姐夫东魏孝静帝毒死,还将自己的三个外甥杀死,把将尸体投入漳水。为了防止魏室死灰复燃,他又一再诛杀魏室元氏,凡元姓者,皆斩于东市,连婴儿都不放过,扔掉高空,用枪穿死。据《资治通鉴》载:“前后死者凡七百二十一人,悉弃尸漳水,剖鱼者往往得人爪甲,邺下为之久不食鱼。”他还强迫东魏宗室以席为鸟翅,从高台上飞下,结果大多被摔死。

  响堂山离宫是邺城和晋阳间规模最大的一处北齐离宫。无论是高欢、高澄陪着东魏皇帝经过,还是高洋驾临驻跸,这里的石窟造像是否能够让他们在争权夺利之余得到片刻宁静和慰籍?

  挥去历史的尘埃,还原造像的艺术性,总览响堂山石窟,雕刻精美,构思巧妙,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造像一反北魏中晚“深目高鼻、瘦骨清风”的人物造型模式,开拓出一种造型健壮、敦实厚重的风范;人物服饰也由北魏中晚期的宽大的“褒衣博带”式回归到少数民族紧身“胡服”的风俗;独特的“塔形窟”结构以及窟内大规模刻经的开始等等都形成了由东魏北齐,向唐朝承上启下过渡的一种艺术风格,也推动了中国的佛教文化更加繁荣昌盛。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保护 | 免责声明 |

主办:邯郸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地址:邯郸市中华北大街179号 邮政编码:056000
ICP备案:冀ICP19010194号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62号 网站标识码1304000030